新疆时时彩开奖号 > 精华帖文 >


[转贴]是否需要写“中华民国文学史”
是否需要写“中华民国文学史”?
——现代文学研究会福州会议小记

温儒敏

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第十一次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于12月8至9日在福州召开,与会的理事有50多人。学会顾问钱谷融(94岁,华东师大)、黄修己(中山大学)等老先生也亲临会议。开幕式由刘勇主持(副会长,北师大),他说这次会没有邀请领导,单刀直入就进入学术讨论,是有意倡导务实的风尚。我致开幕词,建议这次会议重点讨论三个议题,一是新史料的发现与研究,二是现代文学的教学,三是关于现代文学研究的边界与标准,包括“民国文学”问题。张中良(副会长兼秘书长,中国社科院文学所)代表学会秘书处做2年来学会工作报告,提到最近民政部对学会的工作、财务和组织情况做了检查,评定为3A级,也就是优等。他还特别汇报了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》改版为月刊、打通现当代的情况。会上公布第三届“王瑶学术奖”评奖结果:专著一等奖空缺,二等奖3项:刘福春《中国新诗书刊总目》,丁帆《中国西部文学史》,陆耀东《中国新诗史》;青年优秀著作奖2项:姜涛《新诗集与中国新诗的发生》,李楠《晚清民国时期上海小报研究》;论文一等奖:严家炎《五四新体白话的起源、特征及评价》;论文二等奖有7篇,包括吴晓东、黄曼君、刘增杰、徐德明、陈思和、黄修己、谭桂林等人的(篇名略);青年论文奖2篇,包括李怡、袁盛勇等人(篇名略)。

会议分大会发言与小会讨论,提交论文并发言的有50多人。有些题目和发言很有意思,如:黄修己(中山大学)提出现代文学史应当拓展研究范围,包括章回小说、戏曲、旧体诗,等等,是一种大文学史建构;陈方竞(汕头大学新疆时时彩开奖号)研究了《新青年》时期有过的批评“灵学”的一场“硬仗”;曹万生(四川师大)以很多史料考辩说明矛盾关于《子夜》论战主题的表白并不符合原意,那只是后来不断的“加述”,形成现有对这部小说主题通行的看法:汪文顶(福建师大)提出“现代散文学”的概念;黄万华(山东大学)认为战后中国左翼文学其实有三种形态;李今(人民大学)探讨了周瘦鹃的汉译《简爱》,郑家健(福建师大)研究鲁迅人生的六个“面向”,试图以此来写新的鲁迅传;还有张福贵(吉林大学)、李怡(北师大)、马俊山(南大)、张中良(社科院)、赵学勇(陕西师大)等关于“民国文学史”的各种不同看法,等等。讨论最热烈的是“民国文学史”问题。

会议结束时我做总结发言,其中讲到:

这次会议“结结实实”,多有收获,体现了咱们学会历来比较认真扎实的学风。

近年来史料工作愈加得到重视,这是研究的基础。现代文学史既是文学的,又是史学的,是史学的一种分支,重视史料是题中应有之意。有的学者注意到某些现代作家回忆录并不可靠,作为史料使用需要考辩。这是重要的提醒。关于现代文学教学,我提出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,应当多下功夫做好。现在的问题是学生基本上不读作品,那么只在课上讲讲文学史,没有多大用处,学生也不喜欢。关键是要让学生接触作品,要想办法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。文学史教学应当删繁就简,突出阅读,注重培养历史感,训练思维能力和审美能力。我还谈到现在的学术环境很浮躁,学术评价方式僵硬,青年学者压力很大,几乎陷入“项目化生存”状态,很难静下心做学问。大家对现有体制都抱怨,又都参与,很无奈。我建议把自己精力分为几个部分,其中一部分是职业性的,也是对现实必要的应对,另外还有空间,就做自己喜欢、认为是有意义的研究。

我还重点说到“民国文学史”的争议。这几年不少学者提出要写“民国文学史”,理由是既有的各种文学史很少顾及“民国”文学,遮蔽了历史上存在的某些事实,旧有的框架容纳不了“民国文学”,有必要专门研究编写“中华民国文学史”。也有人提出“民国文学史”是断代文学史之一种,过去条件不成熟,现在可以写了,这是学术生长点。但也有学者对“民国文学史”持怀疑态度,认为这种框架容纳不了很多重要的文学现象,而且有些问题不好处理,比如,解放区(边区,属于民国时期,却又不是民国的部分)文学怎么写?大陆解放后,台湾那边还在持续“中华民国”名号,写不写?会不会与现行政策违背?能否容许出版?所谓“民国文学”,到底是时间概念,还是意义概念?等等。我的看法是,“民国”曾经是一个国家实体,是历史事实,所以“民国文学”应该研究。以“民国”为研究角度,也许会发现某些过去文学史所有意无意遮蔽了的现象。但如果写一本民国文学史,肯定会碰到很多麻烦。我主张这个问题不必再争议不休,能不能写?怎样写?最好在实践中去摸索,拿出“干货”来,那时再讨论,才有眉目。但无论如何,“民国文学”只是现代文学的一部分,不能也不应以“民国文学史”取代“现代文学史”。现代文学研究应当拓展视野,但不能丢失价值尺度去做大拼盘的文学史,要防止陷入历史虚无主义与相对论。我还顺便说到,现在我们这个学科的名称是“中国现当代文学”,很别扭,应当统称为“现代文学”。学者新疆时时彩开奖号可以有自己研究的侧重,但作为学科,现当代不应当分家。

这次会议开得很成功。福建师大文学院是承办单位,副校长汪文顶、院长郑家健亲自接待,工作做得极其周到,与会老师无不称赞。